虎尾建國一村

空軍三重一村中壢大觀園新竹六燃忠貞新村左營建業新村宜蘭化龍一村 北投中心新村龜山憲光二村霧峰光復新村虎尾建國一村鳳山黃埔新村

訪談QA

Q:隨著時間進程而改變,貴單位在虎尾建國眷村中扮演什麼角色?

在談協會之前,我先簡單將虎尾眷村前期分成3個部分來說明:

(1)搬離與荒廢

虎尾眷村在1970-1980年就開始陸續有人搬離,直到2006年(民95),最後一戶人家才搬離眷村。也因為當時許多二代帶著父母離開,村內的小朋友逐年減少,像是虎尾建國二村內的空軍幼兒園就成了最早荒廢的地方。

(2)全臺眷村保存成功後的產物

虎尾眷村保存行動過程中,我認為有2個幸運點:

1.眷村先進的努力,才有虎尾眷村的保存

眷村保存前期有空軍三重一村、北投中心新村的力爭保存,再加上董俊仁先生與各前輩先進在文建會(現文化部)及國防部當中周旋,才讓虎尾眷村的抵抗與受阻力道減小。因為大家知道虎尾眷村是有價值的。

2.非都市計畫區

虎尾眷村位在非都市計畫區,沒有開發壓力,所以一、二村並沒有其他眷村那樣的急迫性,也才有機會保存。另一個全臺灣非都市計畫區的眷村案例就是北投中心新村,但目前中心新村已經移轉完成,虎尾還沒。

(3)雲林科技大學團隊

雲科團隊於2007年(民96)因文建會(今文化部)推動「全國未改建眷村文化潛力發掘普查計畫」,開始有一系列的虎尾眷眷村的田野調查,也引動了後續的眷村保存行動。

2007年(民96),雲科團隊在執行「全國未改建眷村文化潛力發掘普查計畫」時,當時協會其實尚未成立。

最一開始是雲科團隊在做調查,然而在大量田調的過程中,意外得知「後壁寮遷村」的故事,團隊分責人就去找了高丹華女士,表示「後壁寮遷村」這段記憶需要被記錄、保存下來。同時雲科團隊也找了當時還在雲科就讀的陳小雅小姐畫12張插畫,但是小雅認為應該要畫成漫畫,所以才有了「風中的黑籽菜」這本漫畫的誕生。

就在漫畫快完成時,高女士認為虎尾眷村保存過程中,還是要有眷村人的加入,才透過建國二村的梁女士引薦參加全省空小校友會的會議,進而認識了協會的理事長-魯紜湘女士(魯姐)。當時魯姐還在台北的出版社工作,是高女士跟魯姐說虎尾眷村保存機率很高,且魯姐父親在搬出眷村之後心情不好,才讓魯姐決定回來做保存工作,並且成立虎尾眷村再造協會。

協會成立時是2009年(民98),算是保存運動的中期加入。而我是2013年(102)9月開始在眷村活動,隔年才加入協會。我認為協會一開始是以虎尾眷村保存作為第一位,並且試圖讓虎尾眷村變成可以幫助社會的地方。接著2015年(民104)在虎尾眷村保留成功後,協會轉為肩負挖掘地方文史、監督地方文史的角色,也因為了解這些過去,加上史料開始完整了,在去年2020年(民109)協會則再轉型,成為能夠文化研究及轉譯的角色。

Q:協會在不同階段的工作內容分別是做些什麼,接下來的工作計畫為何?

協會成立至今除了上一題所提到的保存行動,當前以及接下來的工作分做2個部分來說明:

(1)歷史內容調查、考證與轉譯

2015年(民104)虎尾眷村成功登錄文化資產,同年我透過一個青年工作營認識陳小雅,在後來頻繁的接觸後,才討論到「四個初夏的藍天」這本漫畫,而這個故事早在2010年(民99)就有這個構想。但當時小雅透過自己跑田野調查,所聽聞到的口述故事,都停在民間傳說,缺少了嚴謹的文史考證,以至於被出版社退件。

直到後來,小雅決定要投入CCC創作集這個對於歷史的考證非常注重的漫畫平台,才來跟協會討論文史資料的部分。我們才陸續透過各種文史資料的出土、對照、考證,將當時聽聞到的故事去做比對等等,逐步拼湊出真實的樣貌,也讓口述歷史不再只是民間傳說,而是扎實的資料佐證。

也因為「風中的黑籽菜」以及「四個初夏的藍天」的創作,協會在歷史內容的調查與考證非常投入、也非常嚴謹,就是想將這片土地上的歷史記憶用漫畫這個媒材,讓更多人知道。

(2)文化本質與商業化的重要

協會商業的第一步就是幫助眷村媽媽做「眷菜廚房」,這是最具象又是可以直接達成的。但是文化與商業結合並不是一蹴可成的,它必須要花很多時間去磨合。但不論如何,「文化的本質」是很重要的,要不然商業化後的東西很容易像現在的文創商品,只剩文化的符號。

記得當時青年工作營第一屆,這些的青年來自全臺灣,理事長看到很多年輕人,很開心說:「你們就像是當初大江南北逃難的人一樣,大家來自臺灣各地,這就是眷村。」我覺得這段話很有意思,組成上跟眷村上很類似的一群人,很克難的集合在這裡,我認為這是眷村本質。

文化與商業行為是不可分開的,這是肯定的,也是我們目前再摸索的。如何真實的把眷村文化內容去做商業化,正是我們下一個階段再努力的。

Q:在執行中是否有遇到困難或有趣的事?

為什麼不在意過去曾住過這個眷村的眷戶,這是我覺得最困難的地方。

為什麼大家覺得眷舍很有價值,但卻不在意眷村人?

我能理解眷村人當中有部分的人性格很強烈,較不容易溝通。但是在文化保存行動下,如何去對接過去與未來,我認為這個對接的角色很重要。具體一點來說,因為過去與現代的語言已經不相同,所以原住戶與公部門的對接就顯得很困難。但是,不能因此而放棄文化內容,這是我覺得虎尾眷村目前最堅持的事情。也因此,我決定投入文資教育,希望小朋友們未來進到一個歷史空間、場域,能去好奇、詢問這些歷史場域的過去,讓他們從小對文資及歷史內容有感。

Q:對於現階段眷村空間保存與活化,有什麼想法或看法?

學會尊重對方,對方才會尊重你,我覺得對空間也是。

我有個感性的看法,就是「至少不要讓讓眷村人認不出他們家在哪裡」。因為我的大學老師跟我說,文化資產保存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能成為地標,當這個城市快速變動的時候,人的心會生病,因為找不到自己的過去在哪裡,我們會感到慌張,當看到熟悉的事物,人們的心靈會感到安心、穩定,文化資產就是要成為這個穩定人心的路標。套進眷村的邏輯,就是要讓曾經住在這裡的人,可以認得出他家在哪裡。

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目前可以努力保留的是,眷二代對於場所的記憶。我認為再過二十年,眷村就沒有真正的眷村人了。所以要趁當下,我們可以透過眷二代提供的對於空間的界定,去做所有的保存活化,即使二十年後做的事情跟眷村沒有關係,但至少是眷村人認得出來的空間。當眷二代帶著他們的家人來到眷村,還能夠認得出來家在哪裡,這樣就足夠了。

我對於眷村保存的底線就是這樣,要帶著過去往前走。

圖片來源:李依倪專案經理、雲林縣虎尾鎮建國眷村再造協會、文化保溫瓶FB

%d 位部落客按了讚: